信达观点

没有房地产就保不住GDP

2013-07-30 作者:管理员

导语:2013715日上午10点,国家统计局发布《20131-6月份全国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报告》,初步核算,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248009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6%。其中,一季度增长7.7%,二季度增长7.5%2013年上半年三大需求对GDP的贡献是这样的:最终消费对GDP的贡献率是45.2%,拉动GDP上涨3.4个百分点。资本形成总额对GDP的贡献率是53.9%,拉动GDP增长4.1个百分点。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0.9%,拉动GDP上涨0.1个百分点。所以从这些数据来看,上半年中国经济的增长仍然是靠内需拉动。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18622亿元,增长3.0%;第二产业增加值117037亿元,增长7.6%;第三产业增加值112350亿元,增长8.3%。从环比看,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7%

 

   著名房地产专家、亚太城市房地产业协会会长谢逸枫表示2013年上半年三大需求对GDP贡献率看,消费占45.2%、投资占53.9%,两者合计为99.1%。出口仅0.9%。说明经济增长动力必须靠内需拉动。一方面是2011GDP9.2%,投资占54.2%,消费占51.6%,两者合计为105.8%。出口是负5.8%。另外一方面是2012GDP7.8%,投资占50.4%消费占51.8%,两者合计为102.2%。出口是负2.2%。说明未来经济增长还是要依然内需拉动。

 

   著名房地产专家、亚太城市房地产业协会会长谢逸枫直言没有房地产,上半年GDP7.6%与第二季度7.5%就保不住,不管如何恶毒叫骂房地产,都无法改变房地产拉动经济增长的事实。投资与消费占GDP99.1%,而房地产则占到45%以上,没有房地产,压根就保不住GDP。目前房地产抗通货膨胀最牛,成为宇宙最强吸金器。今年上半年10.5万亿进入到房地产和地方融资平台,有一半被房地产吸收。毫无疑问,下半年中国房价仍会上涨。

 

   著名房地产专家、亚太城市房地产业协会会长谢逸枫认为房地产业是新一轮温和经济刺激计划重要产业之一,今年下半年新一轮温和经济刺激计划里面,必须有房地产业。一是数据告诉我们,上半年房地产业保住了GDP7.6%7.5%。如下半年GDP要保7%以上绝对离不开房地产。二是金八条金十条释放出支持住房消费信号,地方投资计划中有加大房地产投资的影子。三是房地产业涉及上中下游产业,并且是地方政府最重要的财政来源。

 

   著名房地产专家、亚太城市房地产业协会会长谢逸枫分析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动力格局有三个基本面,一是40万亿城镇化。依托城镇化、工业化。扩大消费,城市群互动,增加投资。二是人口与土地制度红利。依托新增人口与土地制度红利,扩大投资与消费量。三是盘活存量资金与适度货币政策。依托金融改革,把3万多亿释放,加上8万亿到9万亿贷款,刺激投资与消费需求。

 

   著名房地产专家、亚太城市房地产业协会会长谢逸枫认为中国未来三十年经济增长新引擎主要改革与城镇化。按克强经济学,未来经济增长新引擎主要通过政治与经济体制改革、扶持实体经济、城镇化、扩大内需、融入全球经济,使经济增长保持领先。除了扶持实体经济、城镇化、扩大内需外,现有状况下,其它显然没指望。但去杠杆化与金融改革及调结构等措施得当,可解当下困难。

 

   著名房地产专家、亚太城市房地产业协会会长谢逸枫指出投资、消费、出口这三驾马车均下滑,反映中国经济面临着复苏迟缓的局面。当前经济增速放缓未触容忍底线,政府当下不会急于刺激经济增长。7%是政府今年GDP增速容忍下限的底线。一方面是总理说不让增长滑出下限,意味着如果GDP增速跌出容忍下限,政策将会转向保增长。 另外一方面是考虑到新增就业,经济增长放缓至7%是一个底线,一旦突破底线,政策会出现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中国政府在解读经济数据时强调了两点,即主要经济指标符合预期,以及增速放缓是积极主动调整结构的结果。这意味着当前经济增速与中国政府容忍的底线距离尚远。

 

   著名房地产专家、亚太城市房地产业协会会长谢逸枫表示今年上半年固投增速逐月放缓,地方政府投资冲动难止。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看,公共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势头不明显,而新一届政府似乎希望地方政府投资平台去杠杆化。项目审批进度在2013年下半年应会加快,但融资困难可能会成为最大障碍。中央对流动性把控趋严,但部分地方的经济增长,依然离不开需要大量资金的固定资产投资。各地已经发布的上半年经济运行数据发现,很多省份固定资产投资在GDP中的所占比重依旧很大,其中江西、云南等省投资增速较快。与此同时,今年多地也都推出了以投资为主的经济刺激计划,比如浙江的计划提出,2013年至2017年,浙江省将重点推进1000个以上省重大项目建设,带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超过10万亿元。

 

   2012117日上午10时,国家统计局发布2011年全国宏观数据显示,初步测算,2011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47156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较2010年增长9.2%,但同比增速低于2010年的10.4。根据统计局发布的详细数据,2011年,资本形成总额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54.2%,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5.8%,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51.6%。这3项数据分别比2010年下降0.6个百分点、下降13.7个百分点、上升14.3个百分点。外需和投资增速放缓是2011年经济增速持续回落的主要原因。在无法左右的外需处在悲观气氛中时,我国的投资和消费对GDP贡献率日趋均衡,是决策层乐见的结果。2011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名义增长23.8%,实际增长16.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长17.1%,实际增长11.6%。

 

   2013118日上午10时,国家统计局发布2012年全国宏观数据显示。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519322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7.8%2012年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取得积极进展,从投资、消费和净出口三大需求结构看,2012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1.8%,内需仍然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从投资、消费和净出口三大需求结构看, 2012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1.8%,资本形成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0.4%,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比资本形成高1.4个百分点,内需仍然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从三个产业结构看,2012年第一产业占GDP比重为10.1%,基本与2011年持平,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为45.3%,比上年下降1.3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为44.6%,比上年提高1.2个百分点,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明显提高。 

 

   中国高层多次显示改革和反腐败的重要性。我们根据未来三年各项改革推进的可能性,将其分成三类:第一类是非常可能推进的,它们大多已在政府内部形成共识,技术准备也很充分,改革容易见到效果,并且反对的力量相对分散(资产价格改革、利率自由化、资本账户自由化、增强汇率弹性、增值税改革、资源/环境税、增加社保支出);第二类是可能进行的改革,它们比第一类改革可能会费时更久,不同智库提出的政策建议和细节设计还处于相互竞争阶段,当然也有一些政治和意识形态方面的顾虑(特别是个税改革、户籍制度改革、土地改革和划拨国有股补充社保、农村土地改革),有的则面临利益集团反对声(如反垄断、预算透明度、个人所得税改革、养老金改革的方面内容);第三类是推进可能性较小的改革,包括国企私有化、房产税改革、中央地方关系改革,它们存在着意识形态的争议和政治风险,也面临着来自利益集团的最强烈反对,在技术上准备也最少。这些改革对不同行业的利润有不同的影响,有些将从中受益,有些则面临一定的冲击。

业务咨询合作

联系人: 彭先生
电话: 027-85449256
手机: 15802778881
QQ:334659847

人力资源储备

联系人: 汪女士
电话: 027-85449256
手机: 18971471625
QQ:909628401

研究成果索取

联系人: 郭先生
电话: 027-85449356
手机: 13871597576
QQ:94521187